成人版抖音色版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那叫一个风中凌乱……

“公爵!”季亦诺眼睛一亮。

旁边一众儿人齐齐笑噗了,小非非的“万年妖精”形象就这么坍塌了,而且还是被一只牧羊犬给秒灭**的!

听到自家女主人召唤的某牧羊犬瞬间火力全开了,小非非差点儿没被拖地上去,嚎得比公爵狂吠还要声音大,

“给我跑慢点啊啊……”

然而,某公爵并不想理。→_→

……

季亦诺蹲下来,敞开了胳膊。

公爵前爪子敏捷一跃,后脚一蹬,直接就扑进了季亦诺的怀里,一顿舔~舌头亲昵,嘴里还欢呼的“噢唔”叫唤。

季亦诺开心得不行,她那会儿回来的时候没见着公爵,就有些失落,刚好玄非人在华盛顿,正想着让他派人去洛杉矶把公爵从凯瑟琳那里接回来,没想到小非非亲自带公爵回来了。

公爵又贴着季亦诺的手臂蹭了蹭脖颈上的浓密鬃毛,一双黑眼珠子水汪汪的瞪着她,净是控诉,

甜美淑女初夏漫步显俏丽

【女主人,和大喵爹都去哪里了?们是不是不要我了?呜呜呜……】

季亦诺早就把公爵给摸得透透的,又帮它舒服的揉了揉肚子,“我和大喵爹谈爱去了。”

公爵可怜巴巴的表情更委屈了,

【们都重色轻狗的!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别人那儿了┭┮﹏┭┮……】

季亦诺哈哈直笑,抱着公爵又亲了一口,“不过,我们都很想,尤其是妈咪我,可把我想死了。”

季亦诺已经“罢黜”姐姐称号,直接自封“妈咪”。

公爵好像听懂了她的话,瞬间圆满了,甚至还咧开嘴笑,露出那一排森森的尖牙口。

……

旁边,玄非看着眼前这只画风突变娇宠的牧羊犬,一双凤眸珠子都圆滚滚的瞪直了,下巴恨不得掉下来。

“我去!这狗成精了吧!”憋了三秒钟,玄非无比惊悚的喊了句。

公爵对他就不是这样的啊!

脖子一昂,脑袋一甩,那叫一个傲娇冷艳艳,甚至他端着米其林餐厅大厨亲手做的嫩煎黑椒牛排给它吃,都没能让公爵正眼瞧他一眼。

这会儿见着诺小诺了,就一瞬化身撒娇小迷弟了?这简直就是……判若两狗啊!

o(╯□╰)o

公爵嘴巴一咬,又冲着玄非叫嚷了一声,【废话,我家女主人妈咪,是能比的吗?能比吗?不能!】

之后,公爵还高冷的一转身,拿屁股对着玄非。

玄非不依不挠,松开手腕上的狗链,“诶诶,公爵大人,好歹我不辞千辛历经万苦把从洛杉矶带回来了,回到亲爱的妈咪身边,还一路好吃好喝的伺候,就是这么对我的啊?”

公爵幽幽的转脖子,抬头看了玄非一眼,然后又转回去了,回去了……

那眼神,很意味,很深长,就连玄非自己都感受到了浓浓的……嫌弃。

大家都已经笑抽了,季天沫更是眼泪都笑出来,架在玄辰皓肩膀上指手说,

“小三子,丫的万人迷气场终于踢到铁板了,而且还是被一牧羊犬给鄙视的,哈哈哈……公爵,干得漂亮!!”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那叫一个风中凌乱……

“公爵!”季亦诺眼睛一亮。

旁边一众儿人齐齐笑噗了,小非非的“万年妖精”形象就这么坍塌了,而且还是被一只牧羊犬给秒灭**的!

听到自家女主人召唤的某牧羊犬瞬间火力全开了,小非非差点儿没被拖地上去,嚎得比公爵狂吠还要声音大,

“给我跑慢点啊啊……”

然而,某公爵并不想理。→_→

……

季亦诺蹲下来,敞开了胳膊。

公爵前爪子敏捷一跃,后脚一蹬,直接就扑进了季亦诺的怀里,一顿舔~舌头亲昵,嘴里还欢呼的“噢唔”叫唤。

季亦诺开心得不行,她那会儿回来的时候没见着公爵,就有些失落,刚好玄非人在华盛顿,正想着让他派人去洛杉矶把公爵从凯瑟琳那里接回来,没想到小非非亲自带公爵回来了。

公爵又贴着季亦诺的手臂蹭了蹭脖颈上的浓密鬃毛,一双黑眼珠子水汪汪的瞪着她,净是控诉,

【女主人,和大喵爹都去哪里了?们是不是不要我了?呜呜呜……】

季亦诺早就把公爵给摸得透透的,又帮它舒服的揉了揉肚子,“我和大喵爹谈爱去了。”

公爵可怜巴巴的表情更委屈了,

【们都重色轻狗的!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别人那儿了┭┮﹏┭┮……】

季亦诺哈哈直笑,抱着公爵又亲了一口,“不过,我们都很想,尤其是妈咪我,可把我想死了。”

季亦诺已经“罢黜”姐姐称号,直接自封“妈咪”。

公爵好像听懂了她的话,瞬间圆满了,甚至还咧开嘴笑,露出那一排森森的尖牙口。

……

旁边,玄非看着眼前这只画风突变娇宠的牧羊犬,一双凤眸珠子都圆滚滚的瞪直了,下巴恨不得掉下来。

“我去!这狗成精了吧!”憋了三秒钟,玄非无比惊悚的喊了句。

公爵对他就不是这样的啊!

脖子一昂,脑袋一甩,那叫一个傲娇冷艳艳,甚至他端着米其林餐厅大厨亲手做的嫩煎黑椒牛排给它吃,都没能让公爵正眼瞧他一眼。

这会儿见着诺小诺了,就一瞬化身撒娇小迷弟了?这简直就是……判若两狗啊!

o(╯□╰)o

公爵嘴巴一咬,又冲着玄非叫嚷了一声,【废话,我家女主人妈咪,是能比的吗?能比吗?不能!】

之后,公爵还高冷的一转身,拿屁股对着玄非。

玄非不依不挠,松开手腕上的狗链,“诶诶,公爵大人,好歹我不辞千辛历经万苦把从洛杉矶带回来了,回到亲爱的妈咪身边,还一路好吃好喝的伺候,就是这么对我的啊?”

公爵幽幽的转脖子,抬头看了玄非一眼,然后又转回去了,回去了……

那眼神,很意味,很深长,就连玄非自己都感受到了浓浓的……嫌弃。

大家都已经笑抽了,季天沫更是眼泪都笑出来,架在玄辰皓肩膀上指手说,

“小三子,丫的万人迷气场终于踢到铁板了,而且还是被一牧羊犬给鄙视的,哈哈哈……公爵,干得漂亮!!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那叫一个风中凌乱……

“公爵!”季亦诺眼睛一亮。

旁边一众儿人齐齐笑噗了,小非非的“万年妖精”形象就这么坍塌了,而且还是被一只牧羊犬给秒灭**的!

听到自家女主人召唤的某牧羊犬瞬间火力全开了,小非非差点儿没被拖地上去,嚎得比公爵狂吠还要声音大,

“给我跑慢点啊啊……”

然而,某公爵并不想理。→_→

……

季亦诺蹲下来,敞开了胳膊。

公爵前爪子敏捷一跃,后脚一蹬,直接就扑进了季亦诺的怀里,一顿舔~舌头亲昵,嘴里还欢呼的“噢唔”叫唤。

季亦诺开心得不行,她那会儿回来的时候没见着公爵,就有些失落,刚好玄非人在华盛顿,正想着让他派人去洛杉矶把公爵从凯瑟琳那里接回来,没想到小非非亲自带公爵回来了。

公爵又贴着季亦诺的手臂蹭了蹭脖颈上的浓密鬃毛,一双黑眼珠子水汪汪的瞪着她,净是控诉,

【女主人,和大喵爹都去哪里了?们是不是不要我了?呜呜呜……】

季亦诺早就把公爵给摸得透透的,又帮它舒服的揉了揉肚子,“我和大喵爹谈爱去了。”

公爵可怜巴巴的表情更委屈了,

【们都重色轻狗的!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别人那儿了┭┮﹏┭┮……】

季亦诺哈哈直笑,抱着公爵又亲了一口,“不过,我们都很想,尤其是妈咪我,可把我想死了。”

季亦诺已经“罢黜”姐姐称号,直接自封“妈咪”。

公爵好像听懂了她的话,瞬间圆满了,甚至还咧开嘴笑,露出那一排森森的尖牙口。

……

旁边,玄非看着眼前这只画风突变娇宠的牧羊犬,一双凤眸珠子都圆滚滚的瞪直了,下巴恨不得掉下来。

“我去!这狗成精了吧!”憋了三秒钟,玄非无比惊悚的喊了句。

公爵对他就不是这样的啊!

脖子一昂,脑袋一甩,那叫一个傲娇冷艳艳,甚至他端着米其林餐厅大厨亲手做的嫩煎黑椒牛排给它吃,都没能让公爵正眼瞧他一眼。

这会儿见着诺小诺了,就一瞬化身撒娇小迷弟了?这简直就是……判若两狗啊!

o(╯□╰)o

公爵嘴巴一咬,又冲着玄非叫嚷了一声,【废话,我家女主人妈咪,是能比的吗?能比吗?不能!】

之后,公爵还高冷的一转身,拿屁股对着玄非。

玄非不依不挠,松开手腕上的狗链,“诶诶,公爵大人,好歹我不辞千辛历经万苦把从洛杉矶带回来了,回到亲爱的妈咪身边,还一路好吃好喝的伺候,就是这么对我的啊?”

公爵幽幽的转脖子,抬头看了玄非一眼,然后又转回去了,回去了……

那眼神,很意味,很深长,就连玄非自己都感受到了浓浓的……嫌弃。

大家都已经笑抽了,季天沫更是眼泪都笑出来,架在玄辰皓肩膀上指手说,

“小三子,丫的万人迷气场终于踢到铁板了,而且还是被一牧羊犬给鄙视的,哈哈哈……公爵,干得漂亮!!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那叫一个风中凌乱……

“公爵!”季亦诺眼睛一亮。

旁边一众儿人齐齐笑噗了,小非非的“万年妖精”形象就这么坍塌了,而且还是被一只牧羊犬给秒灭**的!

听到自家女主人召唤的某牧羊犬瞬间火力全开了,小非非差点儿没被拖地上去,嚎得比公爵狂吠还要声音大,

“给我跑慢点啊啊……”

然而,某公爵并不想理。→_→

……

季亦诺蹲下来,敞开了胳膊。

公爵前爪子敏捷一跃,后脚一蹬,直接就扑进了季亦诺的怀里,一顿舔~舌头亲昵,嘴里还欢呼的“噢唔”叫唤。

季亦诺开心得不行,她那会儿回来的时候没见着公爵,就有些失落,刚好玄非人在华盛顿,正想着让他派人去洛杉矶把公爵从凯瑟琳那里接回来,没想到小非非亲自带公爵回来了。

公爵又贴着季亦诺的手臂蹭了蹭脖颈上的浓密鬃毛,一双黑眼珠子水汪汪的瞪着她,净是控诉,

【女主人,和大喵爹都去哪里了?们是不是不要我了?呜呜呜……】

季亦诺早就把公爵给摸得透透的,又帮它舒服的揉了揉肚子,“我和大喵爹谈爱去了。”

公爵可怜巴巴的表情更委屈了,

【们都重色轻狗的!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别人那儿了┭┮﹏┭┮……】

季亦诺哈哈直笑,抱着公爵又亲了一口,“不过,我们都很想,尤其是妈咪我,可把我想死了。”

季亦诺已经“罢黜”姐姐称号,直接自封“妈咪”。

公爵好像听懂了她的话,瞬间圆满了,甚至还咧开嘴笑,露出那一排森森的尖牙口。

……

旁边,玄非看着眼前这只画风突变娇宠的牧羊犬,一双凤眸珠子都圆滚滚的瞪直了,下巴恨不得掉下来。

“我去!这狗成精了吧!”憋了三秒钟,玄非无比惊悚的喊了句。

公爵对他就不是这样的啊!

脖子一昂,脑袋一甩,那叫一个傲娇冷艳艳,甚至他端着米其林餐厅大厨亲手做的嫩煎黑椒牛排给它吃,都没能让公爵正眼瞧他一眼。

这会儿见着诺小诺了,就一瞬化身撒娇小迷弟了?这简直就是……判若两狗啊!

o(╯□╰)o

公爵嘴巴一咬,又冲着玄非叫嚷了一声,【废话,我家女主人妈咪,是能比的吗?能比吗?不能!】

之后,公爵还高冷的一转身,拿屁股对着玄非。

玄非不依不挠,松开手腕上的狗链,“诶诶,公爵大人,好歹我不辞千辛历经万苦把从洛杉矶带回来了,回到亲爱的妈咪身边,还一路好吃好喝的伺候,就是这么对我的啊?”

公爵幽幽的转脖子,抬头看了玄非一眼,然后又转回去了,回去了……

那眼神,很意味,很深长,就连玄非自己都感受到了浓浓的……嫌弃。

大家都已经笑抽了,季天沫更是眼泪都笑出来,架在玄辰皓肩膀上指手说,

“小三子,丫的万人迷气场终于踢到铁板了,而且还是被一牧羊犬给鄙视的,哈哈哈……公爵,干得漂亮!!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那叫一个风中凌乱……

“公爵!”季亦诺眼睛一亮。

旁边一众儿人齐齐笑噗了,小非非的“万年妖精”形象就这么坍塌了,而且还是被一只牧羊犬给秒灭**的!

听到自家女主人召唤的某牧羊犬瞬间火力全开了,小非非差点儿没被拖地上去,嚎得比公爵狂吠还要声音大,

“给我跑慢点啊啊……”

然而,某公爵并不想理。→_→

……

季亦诺蹲下来,敞开了胳膊。

公爵前爪子敏捷一跃,后脚一蹬,直接就扑进了季亦诺的怀里,一顿舔~舌头亲昵,嘴里还欢呼的“噢唔”叫唤。

季亦诺开心得不行,她那会儿回来的时候没见着公爵,就有些失落,刚好玄非人在华盛顿,正想着让他派人去洛杉矶把公爵从凯瑟琳那里接回来,没想到小非非亲自带公爵回来了。

公爵又贴着季亦诺的手臂蹭了蹭脖颈上的浓密鬃毛,一双黑眼珠子水汪汪的瞪着她,净是控诉,

【女主人,和大喵爹都去哪里了?们是不是不要我了?呜呜呜……】

季亦诺早就把公爵给摸得透透的,又帮它舒服的揉了揉肚子,“我和大喵爹谈爱去了。”

公爵可怜巴巴的表情更委屈了,

【们都重色轻狗的!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别人那儿了┭┮﹏┭┮……】

季亦诺哈哈直笑,抱着公爵又亲了一口,“不过,我们都很想,尤其是妈咪我,可把我想死了。”

季亦诺已经“罢黜”姐姐称号,直接自封“妈咪”。

公爵好像听懂了她的话,瞬间圆满了,甚至还咧开嘴笑,露出那一排森森的尖牙口。

……

旁边,玄非看着眼前这只画风突变娇宠的牧羊犬,一双凤眸珠子都圆滚滚的瞪直了,下巴恨不得掉下来。

“我去!这狗成精了吧!”憋了三秒钟,玄非无比惊悚的喊了句。

公爵对他就不是这样的啊!

脖子一昂,脑袋一甩,那叫一个傲娇冷艳艳,甚至他端着米其林餐厅大厨亲手做的嫩煎黑椒牛排给它吃,都没能让公爵正眼瞧他一眼。

这会儿见着诺小诺了,就一瞬化身撒娇小迷弟了?这简直就是……判若两狗啊!

o(╯□╰)o

公爵嘴巴一咬,又冲着玄非叫嚷了一声,【废话,我家女主人妈咪,是能比的吗?能比吗?不能!】

之后,公爵还高冷的一转身,拿屁股对着玄非。

玄非不依不挠,松开手腕上的狗链,“诶诶,公爵大人,好歹我不辞千辛历经万苦把从洛杉矶带回来了,回到亲爱的妈咪身边,还一路好吃好喝的伺候,就是这么对我的啊?”

公爵幽幽的转脖子,抬头看了玄非一眼,然后又转回去了,回去了……

那眼神,很意味,很深长,就连玄非自己都感受到了浓浓的……嫌弃。

大家都已经笑抽了,季天沫更是眼泪都笑出来,架在玄辰皓肩膀上指手说,

“小三子,丫的万人迷气场终于踢到铁板了,而且还是被一牧羊犬给鄙视的,哈哈哈……公爵,干得漂亮!!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那叫一个风中凌乱……

“公爵!”季亦诺眼睛一亮。

旁边一众儿人齐齐笑噗了,小非非的“万年妖精”形象就这么坍塌了,而且还是被一只牧羊犬给秒灭**的!

听到自家女主人召唤的某牧羊犬瞬间火力全开了,小非非差点儿没被拖地上去,嚎得比公爵狂吠还要声音大,

“给我跑慢点啊啊……”

然而,某公爵并不想理。→_→

……

季亦诺蹲下来,敞开了胳膊。

公爵前爪子敏捷一跃,后脚一蹬,直接就扑进了季亦诺的怀里,一顿舔~舌头亲昵,嘴里还欢呼的“噢唔”叫唤。

季亦诺开心得不行,她那会儿回来的时候没见着公爵,就有些失落,刚好玄非人在华盛顿,正想着让他派人去洛杉矶把公爵从凯瑟琳那里接回来,没想到小非非亲自带公爵回来了。

公爵又贴着季亦诺的手臂蹭了蹭脖颈上的浓密鬃毛,一双黑眼珠子水汪汪的瞪着她,净是控诉,

【女主人,和大喵爹都去哪里了?们是不是不要我了?呜呜呜……】

季亦诺早就把公爵给摸得透透的,又帮它舒服的揉了揉肚子,“我和大喵爹谈爱去了。”

公爵可怜巴巴的表情更委屈了,

【们都重色轻狗的!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别人那儿了┭┮﹏┭┮……】

季亦诺哈哈直笑,抱着公爵又亲了一口,“不过,我们都很想,尤其是妈咪我,可把我想死了。”

季亦诺已经“罢黜”姐姐称号,直接自封“妈咪”。

公爵好像听懂了她的话,瞬间圆满了,甚至还咧开嘴笑,露出那一排森森的尖牙口。

……

旁边,玄非看着眼前这只画风突变娇宠的牧羊犬,一双凤眸珠子都圆滚滚的瞪直了,下巴恨不得掉下来。

“我去!这狗成精了吧!”憋了三秒钟,玄非无比惊悚的喊了句。

公爵对他就不是这样的啊!

脖子一昂,脑袋一甩,那叫一个傲娇冷艳艳,甚至他端着米其林餐厅大厨亲手做的嫩煎黑椒牛排给它吃,都没能让公爵正眼瞧他一眼。

这会儿见着诺小诺了,就一瞬化身撒娇小迷弟了?这简直就是……判若两狗啊!

o(╯□╰)o

公爵嘴巴一咬,又冲着玄非叫嚷了一声,【废话,我家女主人妈咪,是能比的吗?能比吗?不能!】

之后,公爵还高冷的一转身,拿屁股对着玄非。

玄非不依不挠,松开手腕上的狗链,“诶诶,公爵大人,好歹我不辞千辛历经万苦把从洛杉矶带回来了,回到亲爱的妈咪身边,还一路好吃好喝的伺候,就是这么对我的啊?”

公爵幽幽的转脖子,抬头看了玄非一眼,然后又转回去了,回去了……

那眼神,很意味,很深长,就连玄非自己都感受到了浓浓的……嫌弃。

大家都已经笑抽了,季天沫更是眼泪都笑出来,架在玄辰皓肩膀上指手说,

“小三子,丫的万人迷气场终于踢到铁板了,而且还是被一牧羊犬给鄙视的,哈哈哈……公爵,干得漂亮!!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那叫一个风中凌乱……

“公爵!”季亦诺眼睛一亮。

旁边一众儿人齐齐笑噗了,小非非的“万年妖精”形象就这么坍塌了,而且还是被一只牧羊犬给秒灭**的!

听到自家女主人召唤的某牧羊犬瞬间火力全开了,小非非差点儿没被拖地上去,嚎得比公爵狂吠还要声音大,

“给我跑慢点啊啊……”

然而,某公爵并不想理。→_→

……

季亦诺蹲下来,敞开了胳膊。

公爵前爪子敏捷一跃,后脚一蹬,直接就扑进了季亦诺的怀里,一顿舔~舌头亲昵,嘴里还欢呼的“噢唔”叫唤。

季亦诺开心得不行,她那会儿回来的时候没见着公爵,就有些失落,刚好玄非人在华盛顿,正想着让他派人去洛杉矶把公爵从凯瑟琳那里接回来,没想到小非非亲自带公爵回来了。

公爵又贴着季亦诺的手臂蹭了蹭脖颈上的浓密鬃毛,一双黑眼珠子水汪汪的瞪着她,净是控诉,

【女主人,和大喵爹都去哪里了?们是不是不要我了?呜呜呜……】

季亦诺早就把公爵给摸得透透的,又帮它舒服的揉了揉肚子,“我和大喵爹谈爱去了。”

公爵可怜巴巴的表情更委屈了,

【们都重色轻狗的!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别人那儿了┭┮﹏┭┮……】

季亦诺哈哈直笑,抱着公爵又亲了一口,“不过,我们都很想,尤其是妈咪我,可把我想死了。”

季亦诺已经“罢黜”姐姐称号,直接自封“妈咪”。

公爵好像听懂了她的话,瞬间圆满了,甚至还咧开嘴笑,露出那一排森森的尖牙口。

……

旁边,玄非看着眼前这只画风突变娇宠的牧羊犬,一双凤眸珠子都圆滚滚的瞪直了,下巴恨不得掉下来。

“我去!这狗成精了吧!”憋了三秒钟,玄非无比惊悚的喊了句。

公爵对他就不是这样的啊!

脖子一昂,脑袋一甩,那叫一个傲娇冷艳艳,甚至他端着米其林餐厅大厨亲手做的嫩煎黑椒牛排给它吃,都没能让公爵正眼瞧他一眼。

这会儿见着诺小诺了,就一瞬化身撒娇小迷弟了?这简直就是……判若两狗啊!

o(╯□╰)o

公爵嘴巴一咬,又冲着玄非叫嚷了一声,【废话,我家女主人妈咪,是能比的吗?能比吗?不能!】

之后,公爵还高冷的一转身,拿屁股对着玄非。

玄非不依不挠,松开手腕上的狗链,“诶诶,公爵大人,好歹我不辞千辛历经万苦把从洛杉矶带回来了,回到亲爱的妈咪身边,还一路好吃好喝的伺候,就是这么对我的啊?”

公爵幽幽的转脖子,抬头看了玄非一眼,然后又转回去了,回去了……

那眼神,很意味,很深长,就连玄非自己都感受到了浓浓的……嫌弃。

大家都已经笑抽了,季天沫更是眼泪都笑出来,架在玄辰皓肩膀上指手说,

“小三子,丫的万人迷气场终于踢到铁板了,而且还是被一牧羊犬给鄙视的,哈哈哈……公爵,干得漂亮!!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那叫一个风中凌乱……

“公爵!”季亦诺眼睛一亮。

旁边一众儿人齐齐笑噗了,小非非的“万年妖精”形象就这么坍塌了,而且还是被一只牧羊犬给秒灭**的!

听到自家女主人召唤的某牧羊犬瞬间火力全开了,小非非差点儿没被拖地上去,嚎得比公爵狂吠还要声音大,

“给我跑慢点啊啊……”

然而,某公爵并不想理。→_→

……

季亦诺蹲下来,敞开了胳膊。

公爵前爪子敏捷一跃,后脚一蹬,直接就扑进了季亦诺的怀里,一顿舔~舌头亲昵,嘴里还欢呼的“噢唔”叫唤。

季亦诺开心得不行,她那会儿回来的时候没见着公爵,就有些失落,刚好玄非人在华盛顿,正想着让他派人去洛杉矶把公爵从凯瑟琳那里接回来,没想到小非非亲自带公爵回来了。

公爵又贴着季亦诺的手臂蹭了蹭脖颈上的浓密鬃毛,一双黑眼珠子水汪汪的瞪着她,净是控诉,

【女主人,和大喵爹都去哪里了?们是不是不要我了?呜呜呜……】

季亦诺早就把公爵给摸得透透的,又帮它舒服的揉了揉肚子,“我和大喵爹谈爱去了。”

公爵可怜巴巴的表情更委屈了,

【们都重色轻狗的!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别人那儿了┭┮﹏┭┮……】

季亦诺哈哈直笑,抱着公爵又亲了一口,“不过,我们都很想,尤其是妈咪我,可把我想死了。”

季亦诺已经“罢黜”姐姐称号,直接自封“妈咪”。

公爵好像听懂了她的话,瞬间圆满了,甚至还咧开嘴笑,露出那一排森森的尖牙口。

……

旁边,玄非看着眼前这只画风突变娇宠的牧羊犬,一双凤眸珠子都圆滚滚的瞪直了,下巴恨不得掉下来。

“我去!这狗成精了吧!”憋了三秒钟,玄非无比惊悚的喊了句。

公爵对他就不是这样的啊!

脖子一昂,脑袋一甩,那叫一个傲娇冷艳艳,甚至他端着米其林餐厅大厨亲手做的嫩煎黑椒牛排给它吃,都没能让公爵正眼瞧他一眼。

这会儿见着诺小诺了,就一瞬化身撒娇小迷弟了?这简直就是……判若两狗啊!

o(╯□╰)o

公爵嘴巴一咬,又冲着玄非叫嚷了一声,【废话,我家女主人妈咪,是能比的吗?能比吗?不能!】

之后,公爵还高冷的一转身,拿屁股对着玄非。

玄非不依不挠,松开手腕上的狗链,“诶诶,公爵大人,好歹我不辞千辛历经万苦把从洛杉矶带回来了,回到亲爱的妈咪身边,还一路好吃好喝的伺候,就是这么对我的啊?”

公爵幽幽的转脖子,抬头看了玄非一眼,然后又转回去了,回去了……

那眼神,很意味,很深长,就连玄非自己都感受到了浓浓的……嫌弃。

大家都已经笑抽了,季天沫更是眼泪都笑出来,架在玄辰皓肩膀上指手说,

“小三子,丫的万人迷气场终于踢到铁板了,而且还是被一牧羊犬给鄙视的,哈哈哈……公爵,干得漂亮!!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那叫一个风中凌乱……

“公爵!”季亦诺眼睛一亮。

旁边一众儿人齐齐笑噗了,小非非的“万年妖精”形象就这么坍塌了,而且还是被一只牧羊犬给秒灭**的!

听到自家女主人召唤的某牧羊犬瞬间火力全开了,小非非差点儿没被拖地上去,嚎得比公爵狂吠还要声音大,

“给我跑慢点啊啊……”

然而,某公爵并不想理。→_→

……

季亦诺蹲下来,敞开了胳膊。

公爵前爪子敏捷一跃,后脚一蹬,直接就扑进了季亦诺的怀里,一顿舔~舌头亲昵,嘴里还欢呼的“噢唔”叫唤。

季亦诺开心得不行,她那会儿回来的时候没见着公爵,就有些失落,刚好玄非人在华盛顿,正想着让他派人去洛杉矶把公爵从凯瑟琳那里接回来,没想到小非非亲自带公爵回来了。

公爵又贴着季亦诺的手臂蹭了蹭脖颈上的浓密鬃毛,一双黑眼珠子水汪汪的瞪着她,净是控诉,

【女主人,和大喵爹都去哪里了?们是不是不要我了?呜呜呜……】

季亦诺早就把公爵给摸得透透的,又帮它舒服的揉了揉肚子,“我和大喵爹谈爱去了。”

公爵可怜巴巴的表情更委屈了,

【们都重色轻狗的!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别人那儿了┭┮﹏┭┮……】

季亦诺哈哈直笑,抱着公爵又亲了一口,“不过,我们都很想,尤其是妈咪我,可把我想死了。”

季亦诺已经“罢黜”姐姐称号,直接自封“妈咪”。

公爵好像听懂了她的话,瞬间圆满了,甚至还咧开嘴笑,露出那一排森森的尖牙口。

……

旁边,玄非看着眼前这只画风突变娇宠的牧羊犬,一双凤眸珠子都圆滚滚的瞪直了,下巴恨不得掉下来。

“我去!这狗成精了吧!”憋了三秒钟,玄非无比惊悚的喊了句。

公爵对他就不是这样的啊!

脖子一昂,脑袋一甩,那叫一个傲娇冷艳艳,甚至他端着米其林餐厅大厨亲手做的嫩煎黑椒牛排给它吃,都没能让公爵正眼瞧他一眼。

这会儿见着诺小诺了,就一瞬化身撒娇小迷弟了?这简直就是……判若两狗啊!

o(╯□╰)o

公爵嘴巴一咬,又冲着玄非叫嚷了一声,【废话,我家女主人妈咪,是能比的吗?能比吗?不能!】

之后,公爵还高冷的一转身,拿屁股对着玄非。

玄非不依不挠,松开手腕上的狗链,“诶诶,公爵大人,好歹我不辞千辛历经万苦把从洛杉矶带回来了,回到亲爱的妈咪身边,还一路好吃好喝的伺候,就是这么对我的啊?”

公爵幽幽的转脖子,抬头看了玄非一眼,然后又转回去了,回去了……

那眼神,很意味,很深长,就连玄非自己都感受到了浓浓的……嫌弃。

大家都已经笑抽了,季天沫更是眼泪都笑出来,架在玄辰皓肩膀上指手说,

“小三子,丫的万人迷气场终于踢到铁板了,而且还是被一牧羊犬给鄙视的,哈哈哈……公爵,干得漂亮!!”